[一直想做一个理性而果断的人。
不孤独的。
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
温柔而强大。]


有些精分的强迫症占有欲精神洁癖重症患者◆

初雪

天津终于下雪了,夜半飘落的零星雪花,在车上,树杈枝丫上,屋顶上,盖上了薄薄的一层,像带着毛绒绒外边的白色珊瑚绒睡衣。


初雪。


放学拉着对象还有他哥一道,抱着我在深冬时喜穿的毛衣,踩着消融积雪留下的潮湿空气穿出教学楼向校门走去。——我一向是分外喜爱外街(贵州路)的灯火的,如今它依旧带着我喜爱的,暖黄色的温柔灯火,照亮着外街的车道和沿道的小洋楼。
团团郁郁、明亮而又温暖。

我想起了圣诞节——

就在那一瞬间,一种类似感动的心情如溪流般潺潺注入我的心脏,渐渐吞噬了我。我站住,慢慢地凝视那片灯火辉煌,轻轻呼出的白气如烟飘散。

我拉住他:“好像西方的节日。”嗯,就是这样特有的建筑风格才能扩散出这样的气息。

我开始想象两周后西方的节日,一定比这儿更像圣诞——那儿一定有厚厚的白雪、七彩的圣诞树、温暖的壁炉和各种各样的好吃的。

我和他描述眼前的灯火在我眼中的温暖样子,然后他孩子气地打断我,我很纳闷地假装生气:
“没看我正兴致勃勃即兴抒情呢?”
“你都没对我抒情过。”他转头冲我瘪了瘪嘴,带着一脸孩子气的委屈,就像没被分到糖果的小孩子。
我开心地殴打(…)他,“我化学卷子上写的都是嘛!废话么?!”


我一直觉得他们俩应该出生在冬季,出生在圣诞节——好吧好吧情人眼里出眼屎(呸,小白我恨你),西施(呸),帅哥。咳,好吧,清秀的人适合这个白色的节日——小白你就算了你只是白(胖狗)。


另附化学卷子背面——
冰蓝色的窗帘被午后的阳光映成荧蓝色,泛着太阳的温暖带着风的和乐(yue),轻轻摆动,而你安静的坐在窗边,软软的睫毛低垂着,干净的面庞和唇边浅浅的温暖笑容,偶尔泻进的光在你身上打出和润的光晕——那个在我眼里如天使一般的少年。



大晚上适合矫情一下…

评论(4)
热度(10)

© 象牙塔里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