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做一个理性而果断的人。
不孤独的。
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
温柔而强大。]


有些精分的强迫症占有欲精神洁癖重症患者◆




我有多喜欢他只有我自己知道,也许只有我天真地想过永远。
时间真长。
我记得那时我最喜欢开玩笑地说[也许一转眼我们都老了],现在想,也是浓烈的不真实感。就像我到现在都无法承认大舅的离去。
我活在自己的欺骗中。


什么都不想想的时候,低头细看自己掌心的纹路,总是不免微微心冷。生命线短浅到如我这般也是奇了,更不提多少横断的一刀。
如此平安地活到十七岁也算是老天待我不薄。

这些话本应该写进日记然后锁起来积灰的。


我渐渐发现自己的另一面有时强大到不可控,有些念头疯狂到让自己害怕。不过也就如此了。


我曾在梦中清晰的感到恐惧,像巨大的手,攥紧心脏。无法呼吸。
然后惊醒,冷汗淋漓。
就如前日。


近些天家里又忙碌起来了,而我在这熟悉的忙碌中慢慢找回了之前的节奏,但愿不负我愿,不负所望。


你知道吗,light有九个意思。
名词的光线,发光体,见识。
动词的点燃,照亮。
形容词的有光线的,轻巧的,少量的,轻的。


晚上他们在整理以前的照证件,原来小时候就这么萌啊,怪不得。



想吃薯条了。


14-10-28-0:00

评论
热度(17)

© 象牙塔里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