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做一个理性而果断的人。
不孤独的。
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
温柔而强大。]


有些精分的强迫症占有欲精神洁癖重症患者◆

苏启无良 9

前-二十世纪中后期至二十一世纪前期

3


半年后


胖子看见小哥的时候完全是怔住了,直到他走,整整半天,胖子竟是一个俏皮话都没吐出来。


那天正是农歇,胖子近些日子心态倒是渐渐恢复得神似从前了,正坐田头哼着小曲儿准备点上一根,抬眼便看见小哥穿着黑色卫衣背着一个很大的包站在田对面,于是手里的打火机愣是擦了两三下都没点着。

小哥也不挪动,站在那看着田里长势不错的苗苗,胖子见叫了几声没回应,便拍拍大腿一溜烟跑过去。到近前,小哥突然抬头望向他,胖子被看的一怔。对上那双毫无波澜的双眸,胖子直觉得出了一身的白毛汗。胖子摸了摸脸,想把人往屋里请,只见小哥摇了摇头,开口便道:“盘马要回来了。”

胖子听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隐约觉得自己听过这人名,追问是谁的时候那货又开始入定。胖子一拍脑门心说小哥几月不见气人功夫一点没变,他这不说话,也不动地,就往那一戳,弄得胖子直想吐血,偏偏还得陪着。虽说小哥的脾性大致是摸到了点,但谁也架不住这有上句没下句的对话。胖子叹了口气,出了云彩的事后,他开始变得淡定,开始对于牵扯无辜很是气愤,况且云彩是他真心喜欢的姑娘,活泼可爱,纯洁天然,就像无垢的百合。他这辈子活的不轻松,这职业本身就是脑袋别裤裆上的活,出点差池就直接拜拜了,所以对于每天刀尖舔血的胖子来说,云彩不是他最爱的姑娘,却是带给他最多安乐的人,巴乃质朴的民风和生活都是胖子内心所向往的,而带着这种气息的云彩正是胖子最需要的。云彩头七的那阵子胖子越想越出不来,直认为是自己害了她,愧疚和悔恨完全淹没了他,也多亏阿贵没把云彩的死和他相联系,在旁开导,把胖子拉了回来。而后来等他真正冷静下来便发现了很多问题,线索串联起来后,他惊讶地发现云彩也许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单纯,很多事情都有她出现的可能。但是胖子是累了,这么怀疑來狐疑去地日子他算是不想过了,他已经下定决心抛弃世俗在这里住上一住了,他不想把别人再想复杂,他渴求安逸和平淡,便也不再追究什么安心住了下来,内心也开始变得平静而无欲无求。

可是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肮脏的,你已经看过它的面目了,它又怎会轻易放过你。

————————————
※提示※有个大人物出现了√
这段感觉基本是凑字啊凑字,其实不是啊!这是我对胖爷赤果果的爱意!!

orz..

下回就与藏海花接上了√

没看过沙海藏海花的亲们可能会觉得有地方莫名其妙…[趴]
哪里用你说清楚请问我√
期待交流!!!![星星眼]

评论

© 象牙塔里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