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做一个理性而果断的人。
不孤独的。
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
温柔而强大。]


有些精分的强迫症占有欲精神洁癖重症患者◆

苏启无良 8

前-二十世纪中后期至二十一世纪前期

2 脱身

出了密道,张起灵难得地一脸疲惫。他揉了揉眼靠在桌角,摸出一根烟点上,想起了棺材里的人——原来他叫汪海征,不是张桐征。记忆里唯一有着温暖笑容的张家人不姓张,而是汪家最早派进张家的卧底。


张起灵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表情,只是感觉很烦。

在多少个夜晚,张起灵伏在他的膝上听他讲张家的历史——在他还会哭的年纪。张二爷是他童年里训练外的全部,二爷最喜欢拍拍他的头顶安慰说忍忍就过去了,摸着他的头发说你是要被选为张起灵的人,不准哭。

头顶温暖的触感仿佛还在,而他人已经成为一堆腐烂的尸体。

真是一个笑话。

抽到尾巴,张起灵把烟头掐灭放进一个空瓶子装进背包起身准备离去。

刚出平房,张起灵便敏锐的感觉有人在靠近,右手握上背上的黑金古刀,蹲下身左手按上地面,震动很轻微,张起灵仔细数着频率,五人,正在以包抄的路线向他靠近,速度很快。左侧最远,右侧两人只差两百多米,前面一个。

几乎是瞬间,张起灵暴起右手握刀向右侧跑去,十几秒不到便闪身到了那两个人身侧,两人显然猝不及防,张起灵一个膝撞便招呼上去,那人也是反应极快,侧身避过,他快张起灵更快,拔出的黑金古刀向那人的腰招呼过去,同时转身接下另一人的拳头,握住反转拉向自己同时膝盖侧身向那人的小腹撞去。这一下力气却是极大,那人想随着手臂转身却迟了一步,小腹硬是挨了这么一下,立即弯下腰去,同时右臂脱臼。张起灵瞥了一眼对方奇长的手指,矮身躲过攻击。被刀挥开的人再次扑过来,拔出腰间的匕首划向张起灵,被躲开后反手又是一刀,张起灵握住那人的手腕向下一抡同时迎头撞上右臂脱臼人向后磕的后脑,竟是撞出了声,那人撞过后动作也不见迟缓一个肘击直冲张起灵的门面。另一个人随着张起灵的手臂凌空转了一圈后落地,脱离控制的他此时已经绕到张起灵身后。而冷兵器停在张起灵腰后三公分处,他一个翻腕,龙脊背在那人的身体里翻转半圈拔出,同时一直攥着那人拳头的左手猛地向下拽,那人疼的一个皱眉攻势便弱了下来,张起灵略偏头错过对方的肘关节撞上大臂,收回的右手耍了个刀花插进那人的心脏。没管溅到他身上温热的血,抹了抹刀上的血继续向前跑去。

跑到院墙边,那墙看着三四米高,绕到外面有树的一边,张起灵把从腰上解下的拳头大的单钩甩上院墙一借力便窜了上去,利索地爬上院墙后借树做缓冲猫一般落到地上。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危险后,张起灵脱掉染血的外套,仔细擦了擦刀上的血走出小巷,将外套扔进道旁的大垃圾桶,丢进去一个火柴后盖上盖子,迅速混迹在人群中。

这个时候,张起灵才略有些平静,他几乎是没杀过活人的,但是这回不同,他很烦躁,并且少有的感到了愤怒,被人欺骗得如此彻底也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的。他忽然意识到在密室里被拆掉的椅子其实是要提醒他:没有时间坐下。所以在他静静地抽完一支烟后,汪家人就来了。

其实他并不担心吴三省的计划,虽然险些被包围,但是从人数上来看,他们掌握的消息并不准确,不然也不会只派五个人来,他们还是太自信了,自从张家倒下后,没了敌人的防风氏强大太多年了,他们掌控了太多的局,而被短暂胜利冲昏头脑是这行最致命的缺点。老祖宗留下来的经验都是用无数鲜血交换来的他们怎么会不懂,只是血液随着时间推移被稀释,骨子里的谨慎和小心都被冲淡了。

所以他并不担心吴邪,或者说,他有信心,对于这千百年来被守护的秘密,关于防风氏,关于张家,终究会有人来终结。


张起灵其实有很多钱,但他没有身份证,所以一般会藏在某个地方,可惜他现在已经不记得了。

往上扶了扶背包,他这一路上都很警觉并没有人跟踪,张起灵住进一家快捷酒店,换了身干净衣服,草草洗了个澡,拉开背包取出几叠粉红色毛爷爷带在身上便转身出了门。


——他要去买必要的装备,帮裘德考带出的两个玉环换了不少钱,他要去的地方并不危险,但是太远了,这是他作为张起灵要做的最后一件事,他要的答案,也许很快就会出现。他不敢大意。

张起灵抬头望向天的深处,神情肃穆。

——————————
感谢推荐☆
打滚~
求大神指点♥

下节胖子就要出来了~

评论

© 象牙塔里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