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做一个理性而果断的人。
不孤独的。
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
温柔而强大。]


有些精分的强迫症占有欲精神洁癖重症患者◆

苏启无良 6

引-二十一世纪

6 变数


“啧啧啧啧啧,这个节骨眼上灭灯的,不是自己人就是蛇精病。”心里暗骂几声,放下光速抠头的手不动声色地弯腰去摸我高跟鞋里的武器。今天为了见胖子这个老不正经的特意穿了件包身的超短裙,蹬着8公分的高跟,生怕这个老狐狸一个走眼看出我是个大老爷们,这破天还特热穿外套实在显眼,结果只能往高跟鞋里藏了一把小匕首和玳瑁(我惯用的一种武器,有点像弹古筝用的指甲套,不过材料是钛合金,和我那把阿拉斯加捕鲸叉一样锋利无比)。戴好玳瑁,把匕首插进后腰,我拔掉高跟鞋的厚跟——这样就不必缩骨了,缩骨被打疼两倍,太不划算。

猛地往下一矬,堪堪躲过忽来的一刀,我屏住呼吸努力在黑暗中辨认方向,同时后撤一小步,我不清楚那个人是谁,是否知道是我在这里,所以尽可能只是防守免去不必要的麻烦。就这么几十秒的工夫,入口处就传来金属落地的声响,听声音大概是胖子刚才指着我的那把左轮,没有听见任何肉搏的声音,啧啧啧啧,我抓了把在烦躁状态下被抠弄乱了的头发,心说张良这小子是段位又升级了还是怎么的,这么快就制服大BOSS了?

想着半截警铃大作,凭直觉抬手格挡,同时屈膝向前撞去,这哥们儿可真够烦的,没看爷在想事儿么?!

业火无名起的我招式也逐渐凛冽了起来,一边打着一边依据经验判断对方基本信息——听音儿性别为男,比我高半个头那就是186cm左右,他的刀——妈的刚才被划了一下超疼,这锋利程度和大小形状估计使用的是前些日子千金难求的美国刀,BUCK夜鹰110RESLE,在心里冲他默默啐了口唾沫,这把刀老美的特种部队用得起劲,老子干这行才到手两把,他妈的这老伙子往哪弄来的!

侧身闪位后右手攀上他的肩膀,搭在他脖子边,左手将他的刀和双手制在身后,双腿固定住他的膝盖,踩着他的脚微微踮起,将唇贴上他的耳廓,夸奖道,“老小子,招式不错,道上混的难得如此正直板眼,啧,可惜了,遇上我这么阴险的人注定是赢不了的,不过呢,放你命可以,”我弯唇,“拿你那把夜鹰换。”

感觉怀里的人明显一僵,右手微微用力在他脖颈上划出细细的红线,“我没开玩笑哦。”说罢左手发力夺下他的刀,右手抓住他的脖子借力以左脚为轴翻身到他身后,抬起右膝直接撞向他的腰椎骨,把失去平衡的他压倒在地上翻转刀身一把敲晕:“谢谢你的刀╭(′▽`)╯”

————————————————
下篇就要跳转到第二个时间线了,文风会突变←_←噗,预警一下不过我想大概没人看。

评论

© 象牙塔里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