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做一个理性而果断的人。
不孤独的。
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
温柔而强大。]


有些精分的强迫症占有欲精神洁癖重症患者◆

苏启无良 5

引-二十一世纪

5 秘密


我愣住了,这个名字对我意味着什么,对张良意味着什么,太多的意义太复杂,他们竟然长得这么像?!

我和张良对视一眼,我看到他脸上出现了少有的兴奋,我们俩搭档八年,从来没看过他这么兴奋,那是小时候只有被父亲表扬时才出现的兴奋,心说这下子要捞到大鱼了我可要吃鱼头w。

我冲他点了点头。


“我不是他。”张良不作声的甩开他,转身坐回沙发。

“胖爷,这事咱可得说说了。”我谄媚地向他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胖子这时候也平静了下来,做到主人的位子上,只是安静了很多,我不知道那个人对于他意味着什么,但我可以肯定绝对不简单,他隐瞒了很多。

“这里方便说话不?”

胖子抬头看了我一眼,叫来了李勤,对他使了个我看不懂的眼神而后指了指耳朵。

李勤顺着眼点了点头,带着我们进了套间。这是一个大概不到20平米的小房间,里面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个书柜,那伙计径直走过去搬开柜子,他那动作,让人觉得书柜很轻,可是地上的压痕明显地宣布着它的重量,于是我默默将他划入战斗力,然后心里嘀咕这李勤瘦瘦的感觉怎么有如此大的力气?还是有轴承牵引?

书柜搬开后露出一密道,我矮身跟着进去,也不长,大概三四十米,中间有岔路有向下的台阶,我努力辨认着方向,要知道张良那小子除了在斗里根本就是一大神级别的路痴,我哪里靠得上他。

张良一直走在我前面,我们两个前后脚踏进密道尽头的光亮,里面很大,粗略估计有120平,而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奢华的红木楠木而是一张2*2的大床,我心说“他妈的再好的床老子也不睡这发霉的地下,长虱子了怎么办,没事斗潮虫子玩?不过床太大了还不是折叠的,不是这个入口能搬进去的量,这里一定还有别的出口,万一有埋伏还能想想办法逃……”

我的想法刚冒出来,张良就一把拦住向里走的我,做了个有人的手势,拉着我往后退,同时紧盯那个李勤。

我心里大骂两声,真让我猜中了?!

李勤一看乐了,脸上缓缓裂开一个笑,“爷真不愧是高手,这才刚进来就发现他们了么,不过太晚了!”

随着他的话,周围突然出现了很多持枪持刀的伙计,还有几个挺眼熟←那位不是门口扫地的大爷么……

正在眼前局势僵持阶段,身后传来了手枪上膛和胖子的笑声:“大妹子,不是我说,这年头人皮面具流窜这么广,咱有钱弄个你这样老太太的玩玩就算了,他那张脸你还是别让他出来乱晃游了,对吧,一不小心认错人,脑袋掉了就不好了。”

好样的,小爷我火蹭的就上来了,你他妈老奶奶,你们全家你们全村你们全镇你们全生产队都他妈的是老奶奶!老子这皮相怎么也是个大姑娘,老奶奶泥煤!老子纯爷们好么?!

我冷哼一声:“哟呵胖爷,您看我俩拎着个公文包还真以为我们俩是文职啊,”我回头挑衅的数了数人数,啧了一声“这才5个人,算上您,也才6个,就算他是带着面具,那也是张家人不是?”

嘴上不饶人我心里可是冷汗不止啊,这里的5个人个个都是顶尖尖的高手,深藏不露不说,随便哪两个上来2v1我都准输,不过还好,刚才数人数的时候发现别的出口了,问题是怎么跑啊我勒个去……

正在我拼命消耗脑细胞的时候,身后的张良突然动了,飞一般的冲向那边叼着烟的胖子,我大叫一声不好,刚想冲过去,突然地,灯灭了。

评论
热度(1)

© 象牙塔里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