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做一个理性而果断的人。
不孤独的。
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
温柔而强大。]


有些精分的强迫症占有欲精神洁癖重症患者◆

苏启无良 2

文/肙蔓

引-二十一世纪


2 意外总有收获


时间回到现在,我特别想哭,真的,早知道就不穿那身上万的装备了,现在那东西已经成功的从金闪闪变成粪闪闪了。
原因就是那张该死的藏宝图。

内心比我抓狂万倍的张良看我在床上发狠地蹦来蹦去耍小孩子脾气反而淡定了,黑着脸地去厕所鼓弄那身潜水装备。我又蹦了两下试试脚感,目测了一下距离,背过身去,然后一个后空翻我,我操!摔死爷爷我了……

混乱中我伸手乱扑腾,把我包里用防水膜密封好的“藏宝图”拍了出来,抱着它躺在地上我郁闷啊,忘了地上有水了,这一脚滑得是真结实。我心说都是这个破东西害得我们在排水系统里乱转,最后钻进污水管线,被喷薄汹涌的秽物赶了出来。我无聊地举起它乱晃,忽然看到了没注意的东西。


张良被破门而入的我吓了一跳,厉了我一眼收回架在我脖子上的牙刷:“什么事。”
我默默擦了一把冷汗,洁癖大神犯蛇精病的时候还是少惹为妙,就赶紧把“意外收获”告诉他。

他按照我的说法把图的反面朝下用一个异常刁钻的角度对着灯光旋转,果然发现“藏宝图”的下角有不同色的阴影,皱了皱眉。我便很狗腿地翻出手套和工具递给他,“小心。”

切下阴影用镊子剥开便发现里面有一句话:“七星拾遗 别有洞天”

我愣了一下,“七星拾遗”是两年前左右的一CCC级任务,要不是最后关头解出了拾遗和十移这个既没文采又幼稚的文字游戏,小爷我就把小命丢里了。

公司的任务分为S-F七级,每级分为三个大类,拿游戏作比,1类为对话任务,2类相当于一个单人副本,3类则似一个组团的大副本,需要多人合作。我一人单挑一个大本,是个非常精彩的经历,记录下来也会是一本不错的小说,但是跟我下面要说的事,没有很大关系,咱们按下不表。

“这个七星拾遗不会也是个无聊的文字游戏吧。”

“也许我们要再去一次了。”张良放下东西,转头凝视窗外,目光深邃,好似穿透了滚黑的浓云和瀑布般的雨帘望向未知的彼端。

我顺着他的眼神儿看向窗外,黑咕隆咚的一片,抬手扒拉开头顶的黑线,重新包好“藏宝图”,准备下一步的计划。


次日早上,我们搭上了去潘家园的车,暗沉的天空没有放晴的迹象。

“下午会下大。”张良也抬头望着天。
这样的窗外没有什么好风景,我皱着眉,心里一点也提不上劲,“已经淹了一半了,再下总归不好。”

我小时候很喜欢听雨这种矫情的事,因为妈妈会在下雨天跟我玩类似捉迷藏的游戏锻炼我的耳力,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件事”后我总认为下雨是不好的讯息,这是一个阴影,更像一个怪圈。


“天要下雨,流血的天气。”略微稚嫩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这是我叔叔的爷爷说的名言。”

坐我旁边的小鬼满意地欣赏着我因想掩饰惊讶而扭曲的表情,冲张良点头微笑后不再说话掏出iPhone开始玩游戏。

我有半刻的怔忡,张良递给我一个眼色,一路无话。

那句话我听过,在长沙一个老盘口主的故事里。“他”总觉得下雨是很晦气的一件事。

难不成小鬼是“他”侄子?

到站,张良说他要去踩点,我们好晚上再与下水道大战三百回合。而我则轻车熟路地绕到隐蔽处一个铺子的后房,穿过小卖部,推开雕花的堂门,巡视一圈后对着坐在一旁晾肚子的胖子微微一笑道:


“胖叔,好久不见。”

——————————————————————
中长篇-目前会日更-望喜欢

评论

© 象牙塔里的猫头鹰‖ | Powered by LOFTER